壹円

这里是壹円!
可以直接称呼为一块钱啦(……
爱发牢骚,没有什么特长

lithromantic

总之又瞎扯了一些,小学生文笔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普通disco的旋律还在脑海里挥散不去。真的魔人
请不要上升到真人身上,比心心

小学生文笔有,性格拿捏不准有。很对不起了(……


1.

瓦不管喜欢虚伪是魔人团里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无论是在直播时对于虚伪直球式的赞美,或是在对方排位不顺利的寻问与安慰,更甚至单独在yy里的小声的,快速的“我爱你”。
有时老白在直播时听到他与虚伪互动会打趣到,“不如你和虚伪在一起得了,两个人整天说什么b话呢在那。”

但是接下来都是由瓦不管自己的土拨鼠叫和虚伪式傻笑装入下一个话题。
随着魔人团的名声一天天的提升,四个人决定什么时候面基一下。
他们花了十几分钟果断的商讨好了时间与地点——如果当天没有什么紧急事件。

群聊时冰冷冷的文字完全体现不出来他内心的激动,瓦不管想。此时的他正对着逐渐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发笑,同时带着巨大的期待合上了眼睛休息了。

2.

时间终于到了魔人团面基的那一天,瓦不管之前激动又带着紧张的心情此刻早已消失。他早早的来到了他们约定的地方等候其余人——不忘在群里发消息轰炸来提醒其他人别迟到。

可最终来的也就只有虚伪一人。其他人因为突发的理由而约到了明日,亦或者其他的时间段。所以目前看起来只有瓦不管和虚伪了。
瓦不管想了想,首先低头拿起手机在群里指责那几个不来的人。然后询问虚伪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决定接下来的安排都交给靠谱的虚伪先生。

3.

他们坐着去海边的大巴,瓦不管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内心疑问为什么是去海边。不过他并没有问出口。而虚伪身上淡淡的烟味使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两个人的气氛总觉得有些微妙,瓦不管偷偷的看了几眼虚伪——虚伪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正入神。于是两人在车上几乎沉默了一整个小时,直到到了他们的最终站,海边。在司机的催促下虚伪拉着险些睡着而有些迷糊的瓦不管下了车。

4.

带着咸味的海风使瓦不管清醒了过来,他们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在沙滩上他们找了个人少安静的地坐了下来,看着干净的大海瓦不管发出了一声感叹然后催促着虚伪拿出手机拍下来发在群里,以此激起那两个没来的人的羡慕。
可虚伪并没有照做,反而是发出了一声轻笑。那样的结果则是引起了瓦不管的不满。
他嘟嘟嚷嚷的说着虚伪的坏话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正想拍却被虚伪抓住了手腕。

“你干什么,猪精虚伪?!你还不让我拍照啊”

这句话使得虚伪又笑了一声,然后瓦不管就看见虚伪点了点头。

—“管管,那么急得拍照干嘛?现在可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啊”
—“二人世界可还行,我得让欧的白和田川羡慕一手,让他两人爽约”

虚伪并没有继续说话,只是看了看瓦不管然后夺过他的手机——然后十分熟练了的将手机里面的备忘录打开,打了几个字。再将手机还给了瓦不管。
瓦不管拿到了自己的手机,就十分好奇的看了看手机备忘录里虚伪刚输入的文字。

上面赫然的显示出了“我喜欢你”着四个字。

那可使瓦不管吓得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反应,他就直愣愣的看着虚伪又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四个字。然后哦了一声。

嘀咕,存着
这个水平会不会太菜了,阔不阔以接定制呀(……!

拖了太久…果然自己刻的还是太丑啦xx
不过太太画的真的超级可爱了q
感谢授权! @三步坏废

完成啦,印台印了之后感觉自己线条好粗(

嘻嘻哈哈的进度,下午体育模拟考——讨厌死啦

  特别喜欢空军和医生,就是医生的背景推测好难(……

*

     玛尔塔一直都想要着有一架属于自己的飞机,她厌倦了日复一日在地面进行信号引导——她并不想只局限在地面之上。

      所以在仔细阅读那封神秘的邀请函后,她决定为了她的梦想而去参加那个有着巨额奖金的游戏。
      但是等到真正来到邀请函上的所说的庄园时,空气中隐约弥漫着的血腥味令她意识到她的想法是错误的。身旁那些与她有着共同想法的参与者也皱起了眉头,紧张的望着周围

      最后她终于还是认了命,深深叹了一口气就好像已经预料到自己的结局——她的手握紧了那把仅剩余一发子弹的枪然后小心翼翼的贴着墙面——为了避免吸引那位哼着小曲的监管者和不必要的麻烦。
然后,她看到了到目前为止第一个的密码箱。只是耳边传来了一位参与者痛苦的惨叫和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那使她不得不停下手中正在解密的动作去解救那位不幸的家伙。

好喜欢护士小姐姐噢,看起来很怂(?
虽然还不太会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