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円

这里是壹円!
没有什么特长,稍稍会刻一点点橡皮章?mp842马修
我爱瓦不管!!wbgnb!!
现在的想法:要是会画画就好了啊

关于炭治郎的右眼

炭治郎受伤失明的右眼被装上了玻璃义眼,义眼的瞳色是与善逸眼睛一样的金色。

当大战结束,他们两个在一起后

我妻善逸最喜欢亲吻上炭治郎的那只义眼

对不起,我好垃圾
是用手机描图

少女歌剧,99期生 神乐光

日常碎碎念:刻这个的时候发现笔刀刀片又断了,然后一脸懵逼???
理智-1
瞎印,然后萌发出想买新笔刀的念头

是 拉普兰德

我申请换印台…!!
今天心情有些糟糕,宿舍常和我一起走的人今天莫名其妙的理都不理我n
真的很莫名其妙,搞得我都不想上课(…)

就,真的很难受(…)
还听到他给别人安利我给他安利的东西,呵 白眼.JPG

是 一忘皆空

希望能睡一觉然后忘掉这种难受的感觉???)

刻着刻着就发现自己刀尖断了,难怪感觉很难刻(…)
才刻了四章然后自己刀片断了两片 太难了

是 斯莱特林

晚自习随便刻了一下,外面拿水果刀削的(…)
简直魔鬼

是 我妻

回归橡皮章的第二章,太难了我
手一直抖,哭哭
而且因为在外地印台都没有带只能随便买了一个应付一下

是,呼神护卫

池鱼思故渊

顾思渊/沈池鱼

中间以“竟然喜欢我到一张糖纸都不肯丢,真可笑”写一段虐文

沈池鱼是从高一时候的自我介绍开始关注顾思渊的。

因为腿部受伤坐轮椅的她在班上本就是个小透明,但顾思渊却是与沈池鱼相反,因为帅气的长相和乖张的性格很快便成了班上追捧的对象。而他的家世更是让大家亦步亦趋。
可就这样,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却在老师的安排下被分成了同桌。可哪怕两人成了同桌,平时的交流也就只有借只笔或者在收作业的时候沈池鱼帮着顾思渊将选择题给抄上去然后交给课代表。

但女生的嫉妒心就是那般的强烈,哪怕就是这样没有什么交流,沈池鱼还是给班上喜欢顾思渊的女生们给惦记上了。

她们先是从老师发的通讯录上找到了沈池鱼家长的电话,以好友的名义为借口让沈父同意让沈池鱼借宿她们家一晚。然后便是在放学的时候不顾沈池鱼的强烈反对挣扎推着她的轮椅来到了校园的小树林里。她们将沈池鱼拉起来然后松开手任由着她因为失去支撑而跌倒在地上,接下来便是不断的欺凌。

对于她们这样的行为沈池鱼明白是为了什么,可正是这份明白,使她的心更加的难过了。她明白她对顾思渊的暗恋是不会有结果的,可是在这段欺凌中她明白了自己似乎连暗自喜欢顾思渊的权利也不被允许。
于是沈池鱼哭了,她什么求饶的话都没有说出口,就只是在那里,卷缩着身躯在欺凌声中放声大哭了起来。

但是这个时候,顾思渊却出现了。他不耐烦的叼着烟静静的看着这场因为自己而出现的闹剧然后开口了。

“还不停手么?”

少女们纷纷停了正在殴打的动作,看着顾思渊。

落日的余晖透过树叶照在林子里,因为正对着光的原因倒在地上的沈池鱼看不清此刻顾思渊的表情,只是如同救世主般出现在她面前的顾思渊让沈池鱼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她试探性的朝他那个方向伸出手去,像企图要抓住什么似的。

可她什么也没有抓到,顾思渊诺有所思的看着地上的沈池鱼和围在她身边的那群欺凌者。然后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一贯早到教室的沈池鱼此时竟没有出现,反而最晚到的顾思渊破天荒地的提早到了教室。他将书包随手的甩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趴下开始补觉。而一直到了第三节课沈池鱼才出现在教室里,少女将自己包裹着严严实实,甚至还戴上了口罩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她推着轮椅来到自己的座位,将自己桌面上顾思渊的书包往旁边推了推然后拿出书开始听讲。

整个班级因为她的出现开始窃窃私语起来,讨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

沈池鱼没有理会同学们的讨论声和探究的眼光,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垂下眼帘看着手中的书本。

等到下课,她将口袋里的一盒糖拿出来然后放在了顾思渊的桌上,然后推着轮椅走了。

顾思渊醒来时便看见自己桌上的糖盒,他愣了愣还是打开了糖盒子。里面有着数十颗糖果,还有着一张写着谢谢的小纸条。

沈池鱼在这时回来了,她看着顾思渊手上的糖盒没有说话。就像是在等待顾思渊先开口似的。

可顾思渊并没有,他看也没有看旁边的沈池鱼一眼,将纸条拿出随手扔在了桌面挑选了一颗蓝色糖纸的糖剥开含在嘴里。然后带着糖纸和那个糖盒一并扔还给了沈池鱼。
之后两个人并没有任何交流了,沈池鱼低头看着在怀里被扔回的东西,暗暗压下自己心中不该拥有的念头将糖纸打开然后如珍宝般放在了糖盒里。

顾思渊看到这一幕更是觉得好笑了,他用手撑着脑袋然后看着她扯出了一抹笑容,他似乎不明白眼前自己同桌的想法——前几天似乎因为这个他,沈池鱼才会被那些不良少女“欺负”而现在她竟然没有出现退缩的念头么?真是好笑。
然后他开口了,对着沈池鱼用着类似于疑问但又肯定的口气问道:“你喜欢我么?”

见到沈池鱼愣住的神情,此刻他的笑容显得更加的讽刺
“你竟然喜欢我到连一张糖纸都舍不得丢?”他忽然贴近沈池鱼,然后在她耳边轻声的说出“真可笑”这三字。

这三个字就像是对她所做一切的审判在她的心里不断回响,男孩的话甚至使沈池鱼现在感觉到了呼吸的困难。她大口大口的在喘气然后眼泪也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掉落。
最后,就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她紧紧攥着了双手然后轻轻的抛下“我知道了”这四字,推着轮椅快速的出了班级。

接下来的几天沈池鱼都没有出现。顾思渊看着自己旁边的桌子,沈池鱼上次并没有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带走。他心里此刻就感觉少了什么一样,有些空落落的。但他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那种感觉就这样揪着他的心。
直到铃声响起,他回过神来不由嘲笑自己此刻的多愁善感。

这节原本是数学课,但担任班主任的语文老师却踩着细高跟抱着教材来到了班级里。
同学们都注意到了班主任不好的脸色,于是在底下纷纷猜测谁惹事被抓了。
只是就那样在底下不断传来低语嘈杂的环境下,班主任却没有让他们停下,而是等到全体安静下来时才宣布了消息。

“沈池鱼自杀了”

这个消息在班级里迅速的讨论起来,顾思渊此刻直愣愣的看着讲台。班主任在讲什么他现在是一下子都听不进去,他只是不断的在想沈池鱼自杀了,她怎么会自杀?

顾思渊认为自己就是那个杀手,他杀死了17岁的沈池鱼。

然后他就像那天的沈池鱼一样,紧紧攥着那个他在沈池鱼离去时候从她桌子里拿来的糖盒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不敢相信自己同桌死去的消息

沈池鱼,17岁,烧炭自杀于家中。

老师将那些对沈池鱼有过欺凌的少女们独自叫到了办公室进行教导,可再怎么样,沈池鱼还是死了。

#镜音双子的二次死亡梗(?
#身体的一个路人的…吧(…)
#不太好意思打瓦不管的tag,hhh

瓦不管死了,当他睁眼从舱门里走出来看见荧光绿的数据屏幕就立马明白了过来,虽然他对这个技术早有耳闻但是从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说起来自己是怎么死去的?瓦不管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在熬夜剪切视频素材的时候忽然的猝死?或者是喝水的时候听到流萤说的13话给呛到以至于死亡?想到这里瓦不管不由得笑出了声,谁能想到会有这么的一天呢?
这种使人“复活”的技术时间也不过只有七天,七天能来干什么,还不是和以前一样该吃吃该喝喝。一切都和平时没有什么不一样,他想。

瓦不管对技术人员给自己之后七天的唯一一个禁忌条列不屑一顾,不能照镜子?成吧,一个大老爷们没有了镜子还是能顺利的度过七天的。
他出来基地,在外面随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名后就静静看着窗外在那里想着接下来的事。
不知道自己粉丝知道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他叹了一口气把玩着自己出租房的钥匙在那里头疼起要怎么开口宣布自己已经死亡的消息。

等瓦不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还未进食的肚子此刻开始抱怨着不满。瓦不管只好先解决自己的伙食问题——#重生的第一天吃什么才不会觉得敷衍#

于是他打开手机给自己叫了一顿丰盛的外卖。然后又登入了手机上斗鱼的账号,开始直播向大家宣布这件消息。
直播的时间很短,也就两三个分钟。等宣布完他便关掉了直播,然后登入QQ在粉丝群里同样宣布了这个消息。
做完这些瓦不管也不管他的粉丝们都是什么反应,他飞快的将手机扔到了一旁然后自己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人生无常啊。